客家商印:见证客商诚信坚守与发展史

2017-10-27 12:12

梅州侨商商印。

展厅内摆放的商印。

工作人员向记者展示客商商印。

在梅州市侨批档案馆内有两方盐封印,印文为“长沙埠国饷盐”和“联盛义信饷盐”。

  近日,一部热播电视剧《那年花开月正圆》引起了人们对明清时期各大商帮的关注,一时光,徽商、秦商、粤商等中国十大商帮的传奇历史再次被炒热,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探讨话题。

  因为对外互市以及中国迟缓地迈开近古代步调,粤商随同着近代广东商品流畅的扩展、海外移民的热潮而崛起。在这其中,就有来自梅州的客商的身影。

  客商,广东“四大商帮”之一,以特有的“儒商”气质、崇民求实的经营之道驰名。从罗芳伯、姚德胜、张弼士,到今天的曾宪梓、田家炳、梁亮胜等,都是出色客商的代表。在这些商人经商的进程中,须要信用的凭证??印章,这也是他们留给后人最好的见证。一枚枚精巧的印章,是客商对诚信经营的坚守。

  客商抱团发展、仕商相济

  “这些商印就是国内外客商在明清时期至近代所用的商印,包括店铺号印、商业广告印、商用装饰印等,一枚枚商印见证了百年客商的发展历史。”在梅州市侨批档案馆,展示着一批特殊的藏品??客商商印,馆长魏金华正在给参观者当真讲授。

  透过玻璃罩,可以看到一枚枚精细玲珑的印章被分门别类地摆放在一起,这些印章形状各异,有圆形、三角形、方形等,细看内容,刻满了文字或花纹或图案。刻着文字的正常是店铺名号,如“终年堂”“李云记”等,“这些店铺名号印章中,有不少是有多国文字,这解释这个店家的生意跨国了。”魏金华说,而刻有花纹或图案的印章则一般是广告印章。

  在梅州市侨批档案馆珍藏的这批商印为明清时期至近代。

  手持这些商印的商人在以前,大多以集团的情势呈现。

  “士农工商”,在以前,商人位置较低,往往都是抱团发展,由此发生了“商帮”这一独特的社会景象,它是长期“重农抑商”统治体系下造成的畸形商人团体。“商帮”或以业务关联结成,或以地域划分,比方从事长途贩运、流动于江河湖海者结成“船粮帮”;用车载马驮者结成“车帮”“马帮”等;城市里的商人一般按地域结帮,如“潮帮”“福建帮”“川帮”等。

  “商帮”中的商贾接洽严密,在艰巨的环境中营生存,既和官府周旋,又和外帮相争。明清以后,“商帮”以地区帮最有影响,明清至民国初期,纵横中国商界的有著名的十大“商帮”,即广东粤商、山西晋商、安徽徽商、陕西、福建闽商、江西赣商、江苏苏商、浙江浙商、山东鲁商等。

  作为广东四大商帮之一的客家商帮,在明清时期就已漂洋过海到世界很多国度经商。1840年以后,客商脚印逐步遍布寰球,并且出生了不少佼佼者,张弼士便是杰出的客商代表,他下南洋办实业、搞航运、开铁路,创建了历经百年不衰的“张裕葡萄酒”有名品牌。在魏金华看来,谈起客商,就离不开客侨,“在客商当中,绝大局部都是华侨,客商在近现代的历史也简直是客侨的历史”。

  “学而优则仕”是客家人深刻骨髓的传统观念,因此,从商并不是大多数人的第一抉择,而是无奈之选,哪怕从商了,日后有机遇也是要“以商入仕”,这是客商有别于其余商帮的显明特点。

  张弼士初到南洋时,曾发过这样的感叹:“大丈夫不能以文学致身通显立名显亲,亦当破万里浪,建树遐方,创兴实业,为本国华侨生色,为祖国人种增辉”。阐明在他的观点里,走上仕途是他的欲望,而后来他也如愿“仕”“商”相济,成为面见慈禧太后时享有免跪特权的“红顶商人”,清政府赐赉一品顶戴。

  商印材质、外形、种类繁多

  客商在构成发展的过程中遗存了众多文物,其中比拟能代表客商文化精华的就是客商用印。在梅州市侨批档案馆收藏的商印中,有不同的材质、不同的用处、不同的形状,各式各样,每一枚都能代表了使用者对客户的诚信诺言。

  “所谓‘商印’,指的是客籍商人经营商业活动应用的印版、印章的实物遗存。”梅县区博物馆副研究馆员朱迪光先容说,商印传播有上千年的历史,从明清时代至近代到达了壮盛阶段,它是研究客家近代城市史、商业史、印学史的主要文物。

  据魏金华介绍,商印材质复杂,重要有:铜质印,有青铜、黄铜之分,普通是铜合金,性较稳固,以铸印法和凿印法制作而成,印文皆端凝稳厚,存在奇特的艺术价值;玉质印??玉质质地坚实致密,分硬玉、软玉两种,以玉材治印,印文挺立刚健,别具韵味。

  “商家广泛仍是选用牛角刻印,牛角分水牛、黄牛两种,水牛角为灰白色,黄牛角为玄色。性如象牙,但日久易变形,易为虫蛀蚀;木质印指以树木为商印材料者,传统木印有黄杨木、紫檀木、红木、梨木、乌木等。”魏金华说,石质商印种类为最多,石材中以寿山石、青田石、昌化石、巴林石为多,明、清以来驰名中外。

  因为商业用印在商户的日常经营中使用频率高,易造成破坏,而且商户多选用木质、角质、石质等材质作为商印资料,而木易腐、角易蛀、石易碎,因而,商印留存越来越少。“这就是咱们收藏展览这些商印的重要起因,盼望更多人关注客商发展史。”魏金华说。

  商印除了材质繁多外,品种也无所不包,包含了店铺号印、商业广告印、商用告示印、商用装潢印、地名印、水客侨批印、商号名称印、模具印、人名印、外文文字印等。这些商印在商务活动中作为信誉凭证,详细表白商铺种别、商业运动特色,展现商业形象、强化商品标识、寻求广告后果。

  在两个商业广告印里可以看到,分辨雕刻着“男女老幼奇难怪症”“百草丹膏丸”这多少个醒目的大字,这是梅县客商陈龙标药铺的医药广告印版,从这两块广告印版的材质、形制、雕工、字体、包浆及印版内容上综合剖析,应为清代晚期作品。

  “从这个印的内容能够看出,陈龙标医寓治疗范畴普遍,概括了男女老幼、四季疾病,重轻病症等,有点神乎其神,突显了梅县当时在医药行业中的剧烈竞争和各家店铺老板的竞争手腕。”魏金华说,它从一个侧面反应了梅县商业的发展史,而且每一方商印的背地,都暗藏着一段鲜为人知的故事,对懂得商家的生平、经营途径、爱家、爱国的思维这是第一手材料,且稀释了中国传统文明哲学的精髓,携带着丰盛的文化信息、人文历史、弥足名贵。

  为商业史、民俗学研究提供依据

  商印中蕴含了丰富的社会发展历史,是见证当地的商业史、家族变迁史、民俗民风史和雕刻艺术史等的实物载体。

  “这些商印在商务活动中作为信用凭证,详细抒发商铺类别、商业活动的特点,展示商业形象,强化商品标识,作为体现这些功效的实物,它的历史价值是不问可知的。”朱迪光说。

  明末清初中国涌现了资本主义萌芽,广东沿海地区商贾云集、店铺林破,商业开始突起,赫然反映了沿海地域演绎的大陆商业文化史。从此当前,跟着世界列强入侵、浸透,天然经济开端分化崩溃,商业在客籍地敏捷发展。

  “潮盐大批驳运到梅州兴宁,以兴城盐铺街为中转站,转销到粤北各地和赣南13县,年销量已达250万吨。”魏金华表现,到清末民初客籍商业商业集市日趋完美。据记录:民国初期梅县有36堡、30个圩镇和小市,梅城有店铺1000多间,每逢圩日,市道繁华热烈不凡,主要经营衣饰、布料、纺织品、日用百货、五金、文化用品、肉类、食物餐饮、银号、古玩、典当等,增进了处所经济的一直发展,“现存的一些客商商印,不少就是那时遗留下来的实物,它为我们了解、研究客商商业情形提供了实物把柄。”

  在魏金华收藏的商印中,有不少来自客侨的印章,这些印章里蕴含的民俗文化也是极为丰硕的。“在研究侨批封时信封正面,都有‘对角’印章,个别地位在侨批封正面右上角和左下角,内容有如意、吉利、吉星、福星等,这就为民俗文化学研究供给了实物根据。”

  在“印学”方面,商印也具备较高的研究价值。印章称谓良多,在统一型印章、内容不同的“套印”,只能在商印中出现。在梅州市侨批档案馆内,梅州客商商户清代早期使用的商业“套印”共有33枚,形状均为书卷形,印文内容各不相同。“商印以实物的形式弥补了印章‘套印’称呼的一个空缺。”魏金华说。

  商印不仅拥有史学研究价值,也具有较高的艺术价值,由于它集书法、篆刻等特点。

  九叠篆,是一种无比特别的篆书,底本是一种风行于宋代的“国朝官印”字体,主要用于印章镌刻,其笔画折叠堆曲,平均对称。在梅州市侨批档案馆内有这样一枚九叠篆商印,该商印选用木质雕刻,细心观赏它的每一笔画的折叠处都是90度角,“宝”字是高低构造的字,采取九叠篆时,将宝盖头勇敢夸大,两边笔画大幅度下拉,“宝”字就呈全包抄状了,再将“玉”字作六叠之拐,“宝”字显得丰满方正。

  “可见刻印人深知汉字的笔画布局特点,构思时重视折叠笔画恰到利益,坚持笔画间距的相等,喝水的正确方法,喝对了才华减肥!,机动地对笔画简单的字适度变形,修框平不规矩笔画的走势,强调剂体效果的协调,让人看后赏心悦目。”魏金华醉心于研究这些收藏,在他看来,这个印章既可用于商业事务,又不失为一种难得的工艺作品。

  商业用印,种类繁多,印面雕刻各不相同,每一个印章、印版都宛如一个优美的艺术品。雕者翻新的设计、奇妙的构思、刀法细腻、线条黑白互弥补分体现了审美情趣,使人产生美的愉悦。

  ■延长

  “盐印”的历史

  盐印,也叫盐封印,是中国明清时期国家食盐官仓和私人商号中使用的一种工具,主要功能是防盗。食盐是明清时期庶民的重要商品,也是国家物质主要管控的物品,国家商盐仓库和私人商号贮存的商盐一般不散装。每一个商盐国积的多少由仓房内的空间而定,一般官仓每囤在5万斤至10万斤左右,私人商号每囤1万斤至2万斤左右,当每囤商盐装满后,都要由2至3名保管职员在商盐名义压盖刻制好的盐印,确认这囤商盐已经封存。

  这些保存员所持的盐封印图案和文字各不雷同,官仓通常为囤积地名和商盐的属性,私人商号通常为商号名和商店标识。到了开仓用盐时,盖印人必需同时到场,各自测验所压盖的印模,看看是否完全,以此来断定商盐数目是否有变更。

  在梅州市侨批档案馆内有两方盐封印是梅县长沙埠(长沙堡)官仓盐封印,印文为“长沙埠国饷盐”和私家商号盐封印,印文为“联盛义信饷盐”。印板文字雕刻较深,印文十分清晰,目标是盖印模时盐面清楚。盐封印反面均有手柄,便于压盖时向下使劲和使用便利。

  这两方“官”“私”商盐用印均用质地坚挺的木料制造,固然已阅历百多年的沧桑,但保留完好,笔迹明白,对研讨梅县清代贸易的发展历史跟食盐商品的治理轨制有着可贵的什物佐证价值。

  儒林之彦陈济轩

  陈济轩,原名风章,广东梅州市梅县区程江镇西山古塘坪村人,是民国时期梅州申明显赫的富商,金融界巨子。在梅州市侨批档案馆内就收藏有他的“国币”商印,在当时用于汇款。

  他清光绪年间曾加入乡试,清末废科举制后在乡中设帐授徒。后因在汕头经营旅店业的父亲逝世后,继承父业,弃教从商。后在梅州市区的梅城中山街开设“梅城(今梅州市梅县区程江镇)陈富源汇兑庄”专营广州、上海、汕头、香港以及南洋各埠汇兑,兼营面纱、布匹业,领有固定资金20万元,流动资金40万元,是当时梅州市区的梅城汇兑庄中资本最雄厚的一家。至1934年间已先后在汕头设有陈富通总庄,在兴宁、香港和印尼巴城(今印尼首都雅加达)设有陈富源分庄和陈富通分庄。海内通汇地区有南京、天津、杭州、北平(今北京)、厦门、潮安等地。国外通汇地区已远及泰国、缅甸、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等国家。

  民国二十年(1931年)陈济轩曾赞助并参加营建梅江桥。1931年在梅城(今梅县区)各界人士倡导建筑梅江桥,陈济轩被推荐为建桥董事会干事,与陈翼南、侯秀兰、吴增寿合捐3100毫洋建梅江桥南岸首堆一座。

  1936年陈济轩在其故乡程江乡修建了一座范围宏大的客家府第“济济楼”,该楼是一个三堂六横一枕杠的两层楼房修建,继续了客家围龙屋式修筑的传统,也有南洋楼房建造的作风,今天已成为梅州市梅县区客家博览核心,梅县区民间收藏协会的所在地。

  南方日报记者 陈萍